主页 > 曝光台 > >>新闻
“野蛮生长”的网络直播,暗藏哪些“漩涡”?
 日期:2017-02-14 00:00:00 来源:新华社
      新华社北京2月13日电 题:“野蛮生长”的网络直播,暗藏哪些“漩涡”?
      新华社记者 杨洋
      近日,上海一个13岁的小女孩偷偷用妈妈手机给网络主播打赏,2个月花掉妈妈银行卡里的25万元存款。此前更有媒体曝出,有人挪用360多万元公款“刷礼物”。
      “野蛮生长”的网络直播,在打开一个新窗口的同时,频发的天价打赏乱象,也引发各界关注。网络主播究竟有何魅力,让众多网友沉迷?巨额打赏的背后,又暗藏哪些“漩涡”?
     “粉丝”打赏有点“疯”
      来自沈阳的小鹿是直播平台“一直播”的主播。不久前,小鹿辞去了某知名互联网公司的工作,从公司白领变成了专职主播。2016年2月,听朋友说直播很赚钱,小鹿开始尝试。只要闲下来,她就坐在手机屏幕前与粉丝互动,经常一播就是几个小时。小鹿直播的内容很平常,但凭借出众外表、甜美         声音,还是吸引了众多粉丝捧场,一年下来已经收到粉丝送出的价值100多万元的礼物。
     “就是纯聊天,唱唱歌,教化妆,我也不理解粉丝们为啥爱看我的直播。”小鹿透露,大家直播的内容都很雷同,“美女+聊天+卖萌”几乎成为直播的标配模式。
      网络直播的兴起,给普通人提供了展示才艺和欣赏互动的平台,一些“草根”跻身“网红”行列。小鹿说,主播最直接的收入来源就是“粉丝”送的礼物。而粉丝也分三六九等,那些动辄送千元、万元礼物的土豪粉丝就被称为“大号”。为了吸引“大号”们持续给自己刷礼物,多数主播尽力维护与他们的关系。
    “大号给你刷了礼物,就会对你提出要求,甚至想控制你。”在小鹿看来,“大号”们虽然称自己偶像,实际上却是自己的“衣食父母”,“有时候还得和他们一起吃饭、看电影,甚至每天晚上在微信上说‘晚安’。”
      映客平台的主播婷婷告诉记者,平台明文规定“严禁传播具有性行为、性挑逗或性侮辱内容”,但有的主播会在主页注明“榜前十可加微信”,加了微信俩人就算联络上了,有的粉丝就会在微信上要求裸聊、见面。“一些人靠直播平台这个渠道,就隐蔽地把这种交易完成了。”
观众花钱“造梦” 多方合谋“套利”
     一名昵称为“康康”的观众告诉记者,自己刚刚看直播1个月,已经花了12万元给漂亮女主播送礼物。康康只要持续给主播刷礼物,就能和主播互动聊天,其他观众也会追捧。“明明知道主播是为了赚钱,但心里就是愿意,因为她满足了你的虚荣心,你不愿意从这场梦境中醒来。”
     为了投合观众的需要,一些主播不惜突破道德底线,通过色情、暴力内容吸引观众掏钱。南京师范大学社会学教授吴亦明表示,直播行业的乱象涉及心理、社会、经济等多方面因素,其中利益关系成为主导。“有的人通过花钱来购买存在感,满足虚荣心;有的人则借此成名,为自己牟利创造条件。”
记者调查发现,为了获得高额回报,一些主播不惜采用造假、炒作等手段。2016年11月,一些主播在一家直播平台直播给四川凉山州贫困区村民发钱,吸引众多观众围观打赏。当地警方调查发现,他们真正的目的并非慈善,而是“吸粉”赚钱,很多发给村民的钱在直播结束后,又被收了回去。主播“快手黑叔”直言不讳:“我两个月能挣六十万,就是挣粉丝的钱,总有人愿意给我刷礼物。”
       一些直播平台、经纪公司、主播三方合谋,从普通网民观众身上“套利”。一位业内人士透露,部分经纪公司低价大量购买平台的虚拟礼物,再刷给自己的签约主播,通过“天价打赏”噱头、水军造势等手段把主播捧成“网红”,提升平台流量,最终吸引大量普通网友打赏。整个过程,只有掏出真金白银的普通网友的利益受损,直播平台、经纪公司和主播只付出了少许成本,就能按比例分得巨额利润。
      网络直播不能“向钱而生”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3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44亿,占网民总体的47.1%,较2016年6月增长1932万。
      网络直播“来钱快”,让很多青年人趋之若骛,甚至有不少大学毕业生选择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当网络主播。小鹿坦言,年轻人如果习惯了用这种轻松的方法赚钱,就会变得浮躁起来,很难再静下心来好好工作,“主播这个职业不能一直做下去的,还是要趁年轻多学点知识。”
     “直播经济是技术突破、发展过程中衍生出的新经济模式,打破了明星对‘粉丝经济’的垄断,让普通民众也有机会从中受益。”吴亦明说,但问题在于,如果只注重观看数量和网红的打赏额度,而缺乏进一步提升其内容质量、深耕平台与服务方式,直播经济最终只能沦为泡沫经济。
     天价打赏、内容违规等问题已经引起相关部门关注。2016年4月,文化部查处了26个网络表演平台,有4000多个涉嫌严重违规的表演房间被关停。此后,《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和《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陆续出台,从政策上对直播进行规范。
    “政策能否发挥实效,关键要看落实。”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沈阳表示,直播不能“向钱而生”,要遵循社会公德,传播积极、健康、主流的内容。直播经济发展极快,相关部门应根据最新情况制定政策实施细则,进一步加强引导和规范,让直播更加健康有序发展。
  
 最新公告
青少年接触网络不良信息现状堪忧 01.06.2017   
民警提醒:大学生电信诈骗主要集中在网购、兼职领域 11.28.2016   
网络找兼职遭遇连环套 “保证金”须慎重交 11.21.2016   
10月份网站举报受理工作抽查情况 11.15.2016   
"双11"后迎网络诈骗高峰 退款中奖等信息需谨慎 11.14.2016   
国家计算机病毒中心发现一种针对安卓手机的恶意程序 07.11.2016   
举报中心呼吁广大网民积极举报网上暴恐有害信息 02.04.2016   
给我们留言....
 支持单位
大众网  齐鲁网  鲁网  中国山东网 舜网  青岛新闻网  胶东在线 水母网 百灵网  齐鲁热线

 友情链接
公安部信息网络安全报警网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扫黄打非网
网络应急中心
山东省互联网协会
齐鲁警务网

 
山东省互联网协会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工作委员会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联系我们 电子邮件:jubao@sdnews.com.cn
鲁ICP备050013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