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山东省委网信办

谣言之音,止于智者

作者:褚文倩 山东艺术学院
  正如狄更斯所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在这个网络时代,方寸之间便可知晓天下事;但是谣言就像“一只凭着推测,猜疑和臆度吹响的笛子”,笛声入耳,让人沉迷,难辨真伪。
  这只“笛子”伴随科技的发展与更新,从最初的口耳相传逐渐转变为依托新型媒介——网络进行传播。网络具有传播速度快、蛊惑性强、真伪难辨的特点,谣言借助网络迅速壮大它的势力,像病毒一样侵入社会肌体,无孔不入。
  小到微信和QQ,大到微博,网络论坛和国外网站等各种网络社交软件中都充斥着谣言四处徘徊的身影。微信家族群里的网络谣言如同长辈的唠叨如影随形,时不时一条“吃藕会变丑”、“味精“有毒”,可能“致癌”、“孩子录取通知书丢了,请帮忙转发”……从对话框中弹出,伴随着长辈的语音催促,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左右为难,指出是谣言反被一顿“轰炸”。微博作为一种全民社交软件,休闲娱乐的同时,谣言更是铺天盖地、接踵而来,令人防不胜防。此外谣言涉及范围极其广泛,突发事件、公共卫生领域、食品药品安全领域、抹黑政治人物都有谣言的身影。
  类似微博这种大型社交群体,各个阶层人数众多,一旦谣言传播,流量时代下的舆论甚至能将人逼到无处遁形,造成难以挽回的伤害。四川的安医生在泳池里遭到两个十三岁男孩的冒犯,让其道歉被拒,男孩向安医生吐口水,做侮辱性动作。丈夫冲动之下将其按入水中。视频在网上发布,未经查实,一瞬间不知道事情真相的网友开始站队,纷纷斥责安医生甚至对安医生展开谩骂,侮辱其不守本分;甚至“人肉”安医生,将其家庭住址,所在医院,照片等隐私全部曝光;威胁医院将安医生辞退,不然医院后果自负……铺天盖地地谩骂仿佛没有尽头,在人间她感受到刺骨的寒冷,最终选择借助安眠药去了温暖的天堂,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逃离了这个偌大却又冰冷的人间。最终网络谣言变成网络舆论,成为压倒人的最后一根稻草。安医生事件不是个案,网络谣言的危害不可小觑,当谣言变为舆论危害的不仅仅是网络环境,甚至可以使一条鲜活的生命就此失去颜色。
  那么网络谣言何以滋生?如果说网络和自媒体的发展是谣言快速传播的媒介之一,那么社会生活的不确定性则是谣言发展的温床。人是各种生活组织形成的群体性动物,不同的生活组织对待谣言的方式不同。“人在一起,人家就要造谣,正如两个树枝接近,蜘蛛就要挂网。”各类人群政治,文化素养的程度不同,对网络谣言的分辨力有所不同。个体和群体之间激发矛盾,贫富差距过大则会导致个体为发泄不满情绪或表现自我传播谣言。现代社会网络娱乐化倾向过重,在高强度的社会压力之下,人更希望追求精神上的娱乐化,这种情绪使他们对待谣言不够谨慎。正如谣言的种类涵盖政治、经济、文化,而我们的政治,经济,文化也成为娱乐的附庸,谣言在全民狂欢的网络时代悄然无声地成为娱乐至死。匿名性是网络谣言的促成因素之一,摆脱面对面交往的压力,传播信息更加随意。此外在网络管理制度上的缺陷,不能及时有效制止谣言,一众网友皆认为言论自由权在法律允许之内就行,随心的同时忽略传播不实信息的传播也会超越了法律的范围。
  网络谣言所具有的模糊性,迅速性,多变性的特点让人难以琢磨,一度成为社会重要的风险源,而关于这一特殊信息的风险治理迫在眉睫。首先,政府机关需要完善预警机制和监管系统,让网络谣言无处遁形;其次,修整和制定针对网络谣言的法律法规,做到有法可依,从源头上遏制网络谣言的产生。网络平台提高监管能力,对违规账号进行警告或者查封。对于民众而言,加强法律素养和思想道德的宣传,提高辨别网络信息的能力。最重要的一点是民众坚持“未知全貌,不予置评”,切断网络谣言传播的途径,切勿让谣言变为舆论,避免造成难以挽回的伤害。
  谣言止于智者,兴于愚者。我们游走在网络之中,切不可过度沉迷谣言这只“笛子”吹奏的靡靡之音,迷失自我判断力。抵制网络谣言,营造网络文明,是民众的分内之事,自觉抵制,从现在做起,共创清朗网络。